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Living in a Nonvegan World

November 2004

關於天然﹑社會進步﹑職業及金錢的一些想法

杰克˙諾理斯 Jack Norris

天然

全素食者喜歡相信全素的飲食是最天然的。這點可以由很多人試圖證明人類以前可以不靠維他命補充劑而得到足夠的 維他命B12看出。人們擔心如果全素食不是那麼天然﹐就一定有什麼問題。其實﹐我覺得在宣傳素食時如果不把全素食說成是更天然的可能會更有效。

首先﹐有些人反對全素食就是因為它不是天然的。他們希望回到更自然的“狩獵採集”生活方式﹐而且認為全素食是 把人們推向完全不依賴動物的一種不自然狀態。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是對的。雖然全素食比很多其它的飲食法更健康﹐但它很有可能不同於早期人類(主要採取狩獵採 集生活方式)的飲食。

進步

因為很少人願意時間倒轉回到過去﹐我們不太可能說服大多數人放棄現代科技而過簡樸的生活。我們這個社會對於 “進步”情有獨鐘﹐而且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如果我們融入這個社會的價值觀﹐我們可以借用“進步”來闡揚我們的理想。

職業

要找到一份毫不涉及剝削動物的工作並非易事。動物保護運動無法為每一個想以幫助動物為職業的人提供工作機會﹐ 而很多其它行業需要用到動物製品。如何才能按照全素食的理念生活而又能有一份工作呢﹖我認為通過從事某些使用動物產品的行業﹐我們實際上仍可以幫助動物。

例如﹐我正在攻讀註冊營養師。在我們用的教科書中﹐有很多例子顯示一些替代動物實驗的方法可以更有效﹑安全﹑ 便宜。在此方面﹐動物保護人人士可以繼續改進這些技術。很多全素食者避免在科學領域發展﹐以為他們可能會被迫做一些利用動物的事。我指的不是解剖實驗﹐而 是很多科學方法或者在課程中用動物產品。然而﹐一個由科學內部發動革新的全素食者可以幫助無數的動物。

例如﹐一些檢測細菌感染的方法使用來自綿羊血的載體。你可以去找植物或人工合成的替代品作為目標來幫助動物。

我們每個人都要決定在哪裡劃界線。但是﹐如果我們把自己排除在某些領域之外﹐這些領域將繼續被那些和我們有不 同價值觀的人所把持。

另一個例子是造路。現在計劃修路的人絲毫沒有考慮動物的問題。如果我們努力﹐我們可能可以找到辦法避免數百萬 的動物被車子撞死。這可能要多花一點錢﹐而且交通部可能會反對這些幫助動物的辦法。如果有動物保護人士參與這個行業﹐我們最終有可能找到辦法推動這項改革 的實施。

知道我學到的技能可以幫助動物給了我很大的動力。我第一次上大學的時候儘量偷懶。但這次為了幫助動物﹐我希望 能學的越多越好。這個動力讓上學變得有趣多了。我想其它的動物保護人士如果可以想到他們的學業可以如何幫助動物的話也會有同樣的動力。

金錢

很多動物保護人士視金錢為邪惡。作為一個權力的來源﹐金錢可以被用來為惡也可以被用來行善。只要想像一下如果 全素食組織有大筆的鈔票可以幫助多少動物就知道了。如果每個全素者都有錢買很多教育材料散發﹐動物們將會大大地受益。一個不是直接為動物工作但可以掙錢提 供動物解放運動資源的人對動物也有極大的幫助。

我們到底想要什麼﹖

麥特˙保爾 Matt Ball

我們到底想要什麼呢﹖

雖然我們可以很簡單地認為(雖然不便直言)我們想要讓別人與我們有同樣的想法﹐我對此則不以為然。如果每個人 都和我一樣﹐誰來寫下一本“湖邊散記”﹑“湯姆大叔的小屋”或者“ 動物解放” 呢﹖更實際一點來說﹐誰來設計下一代的電腦芯片﹐或者改進全素比薩餅呢﹖

再說﹐我真的想要一個毫無痛苦的世界嗎﹖如果我不曾失戀﹐我現在會如此珍惜我的妻子安妮嗎﹖如果我不曾有病痛 ﹐我會如此珍惜健康嗎﹖

我想要一個全素的世界﹑或是一個理性的世界﹑或是一個思想自由的世界﹐歸根到底我想要的是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卻不是一個人一輩子或者一次就可以完成的﹐而是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參與其中的永不停止的過程。未來是我們億萬人共同寫的故事。

我在創造這未來的過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我沒有問未來會是怎樣的﹐我無法控制這一點也不想去控制它。

生活在非全素的世界意味著生活在不完美的世界﹐這也就是生活本身。雖然很難面對這個事實﹐我們無法期望有一個 完美的世界﹑或者完美的他人﹑或者完美的自己。我們只能說盡力做到最好。我們不能期望其他人和我們採取一樣的想法或作法。我們相對來說比較能控制的是我們 如何面對生活 (快樂還是悲傷﹐樂觀還是悲觀﹐建設性還是破壞性﹐等等)﹐以及我們如何展現自己﹑我們的夢想和屬於我們的那一小段故事。

有很多人和我一樣相信 (一) 現在世界上最嚴重的不公正就是其它種動物所遭受的欺壓﹔(二) 為了肉食而飼養屠宰動物不僅被剝削的動物數量巨大﹐而且是剝削動物的心理根源﹔(三) 結束這個不公正狀況的關鍵是讓全素食主義廣為流傳。(當然﹐也有很多人不同意這個結論﹐包括其它動物保護人士。) 這些人中間有很多願意付出他們的畢生努力來推動這個事業。然而﹐現在我們的經濟狀況只能支持少數人直接從事這項工作﹐且不說能讓他們過得很好。

然而﹐所有關心動物的人都成為全職的動物志工是不必要也不理想的。從一個很實際的角度上來說﹐如果不是那些成 百上千從事其它工作的捐助者﹐素食者巔峰這個組織根本無法存在﹐數十萬人也就沒有機會閱讀“為什麼要吃素”。

在更廣泛的視野上﹐社會變革需要所有的有心人不斷地從各個方面拓展。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完美的素漢堡或者起士 替代品將比“為什麼要吃素”這個小冊子這樣的工具更為重要。醫學的發展將會使動物實驗成為不必要做的事。節育方法將可以有效地控制鹿和其它“狩獵”動物的 數量﹐而更好的電子游戲可以讓青年男子不必狩獵。個人電腦技術 (電腦排版﹐網路等等) 幫助素食者巔峰和其它組織把訊息傳達給新的聽眾﹐技術的進步將會有助於資訊的傳播 (從而我們可以與麥當勞﹑奶業董事會
等的廣告預算來對抗)。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以及新能源的開放將保護我們的環境。更合理的城市規劃將減少人們往郊區遷移從而減少對野生動物棲地的佔用。哲學 家們會讓人類倫理學有更好的發展。各個領域的教師將改善人們的自我和他們的相互關係﹔一般來說﹐教育摧毀偏見﹑拓展胸懷並且減少出生率(減輕人口壓力)。

以上這些只是一些對這個世界可以有顯著改善的工作方向的例子﹐雖然這些職業可能不如當英格麗˙紐可 (Ingrid Newkirk﹐PETA的發起人) 或者彼得˙辛格那麼迷人。除了從我們專長的各種領域改善這個世界﹐以及捐助素食者巔峰印行更多的宣傳小冊子之外﹐我們在一生中都會影響很多旁人。為了創造 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改變十個人的人生方向(他們每個人進而可以再去影響十個人﹐等等)要比被一千個與你想法相同的動物志工崇拜有益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