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Living in a Nonvegan World

November 2004

关于天然、社会进步、职业及金钱的一些想法

杰克·诺理斯 Jack Norris

天然

全素食者喜欢相信全素的饮食是最天然的。这点可以由很多人试图证明人类以前可以不靠维他命补充剂而得到足够的 维他命B12看出。人们担心如果全素食不是那么天然,就一定有什么问题。其实,我觉得在宣传素食时如果不把全素食说成是更天然的可能会更有效。

首先,有些人反对全素食就是因为它不是天然的。他们希望回到更自然的“狩猎采集”生活方式,而且认为全素食是 把人们推向完全不依赖动物的一种不自然状态。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的。虽然全素食比很多其它的饮食法更健康,但它很有可能不同于早期人类(主要采取狩猎采 集生活方式)的饮食。

进步

因为很少人愿意时间倒转回到过去,我们不太可能说服大多数人放弃现代科技而过简朴的生活。我们这个社会对于 “进步”情有独钟,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我们融入这个社会的价值观,我们可以借用“进步”来阐扬我们的理想。

职业

要找到一份毫不涉及剥削动物的工作并非易事。动物保护运动无法为每一个想以帮助动物为职业的人提供工作机会, 而很多其它行业需要用到动物制品。如何才能按照全素食的理念生活而又能有一份工作呢?我认为通过从事某些使用动物产品的行业,我们实际上仍可以帮助动物。

例如,我正在攻读注册营养师。在我们用的教科书中,有很多例子显示一些替代动物实验的方法可以更有效、安全、 便宜。在此方面,动物保护人人士可以继续改进这些技术。很多全素食者避免在科学领域发展,以为他们可能会被迫做一些利用动物的事。我指的不是解剖实验,而 是很多科学方法或者在课程中用动物产品。然而,一个由科学内部发动革新的全素食者可以帮助无数的动物。

例如,一些检测细菌感染的方法使用来自绵羊血的载体。你可以去找植物或人工合成的替代品作为目标来帮助动物。

我们每个人都要决定在哪里划界线。但是,如果我们把自己排除在某些领域之外,这些领域将继续被那些和我们有不 同价值观的人所把持。

另一个例子是造路。现在计划修路的人丝毫没有考虑动物的问题。如果我们努力,我们可能可以找到办法避免数百万 的动物被车子撞死。这可能要多花一点钱,而且交通部可能会反对这些帮助动物的办法。如果有动物保护人士参与这个行业,我们最终有可能找到办法推动这项改革 的实施。

知道我学到的技能可以帮助动物给了我很大的动力。我第一次上大学的时候尽量偷懒。但这次为了帮助动物,我希望 能学的越多越好。这个动力让上学变得有趣多了。我想其它的动物保护人士如果可以想到他们的学业可以如何帮助动物的话也会有同样的动力。

金钱

很多动物保护人士视金钱为邪恶。作为一个权力的来源,金钱可以被用来为恶也可以被用来行善。只要想像一下如果 全素食组织有大笔的钞票可以帮助多少动物就知道了。如果每个全素者都有钱买很多教育材料散发,动物们将会大大地受益。一个不是直接为动物工作但可以挣钱提 供动物解放运动资源的人对动物也有极大的帮助。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

麦特·保尔 Matt Ball

我们到底想要什么呢?

虽然我们可以很简单地认为(虽然不便直言)我们想要让别人与我们有同样的想法,我对此则不以为然。如果每个人 都和我一样,谁来写下一本“湖边散记”、“汤姆大叔的小屋”或者“动物解放” 呢?更实际一点来说,谁来设计下一代的电脑芯片,或者改进全素比萨饼呢?

再说,我真的想要一个毫无痛苦的世界吗?如果我不曾失恋,我现在会如此珍惜我的妻子安妮吗?如果我不曾有病 痛,我会如此珍惜健康吗?

我想要一个全素的世界、或是一个理性的世界、或是一个思想自由的世界,归根到底我想要的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却不是一个人一辈子或者一次就可以完成的,而是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参与其中的永不停止的过程。未来是我们亿万人共同写的故事。

我在创造这未来的过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我没有问未来会是怎样的,我无法控制这一点也不想去控制它。

生活在非全素的世界意味著生活在不完美的世界,这也就是生活本身。虽然很难面对这个事实,我们无法期望有一个 完美的世界、或者完美的他人、或者完美的自己。我们只能说尽力做到最好。我们不能期望其他人和我们采取一样的想法或作法。我们相对来说比较能控制的是我们 如何面对生活 (快乐还是悲伤,乐观还是悲观,建设性还是破坏性,等等),以及我们如何展现自己、我们的梦想和属于我们的那一小段故事。

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相信 (一) 现在世界上最严重的不公正就是其它种动物所遭受的欺压;(二) 为了肉食而饲养屠宰动物不仅被剥削的动物数量巨大,而且是剥削动物的心理根源;(三) 结束这个不公正状况的关键是让全素食主义广为流传。(当然,也有很多人不同意这个结论,包括其它动物保护人士。) 这些人中间有很多愿意付出他们的毕生努力来推动这个事业。然而,现在我们的经济状况只能支持少数人直接从事这项工作,且不说能让他们过得很好。

<>然而,所有关心动物的人都成为全职的动物志工是不必要也不理想的。从一个很实际的角度上来说,如果不是那些成百 上千从事其它工作的捐助者,素食者巅峰这个组织根本无法存在,数十万人也就没有机会阅读“为什么要吃素”。

在更广泛的视野上,社会变革需要所有的有心人不断地从各个方面拓展。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完美的素汉堡或者起士替代品将比“为什么要吃素”这个小册子这样的 工具更为重要。医学的发展将会使动物实验成为不必要做的事。节育方法将可以有效地控制鹿和其它“狩猎”动物的数量,而更好的电子游戏可以让青年男子不必狩 猎。个人电脑技术 (电脑排版,网路等等) 帮助素食者巅峰和其它组织把讯息传达给新的听众,技术的进步将会有助于资讯的传播 (从而我们可以与麦当劳、奶业董事会
等的广告预算来对抗)。能源利用效率的提高以及新能源的开放将保护我们的环境。更合理的城市规划将减少人们往郊区迁移从而减少对野生动物栖地的占用。哲学 家们会让人类伦理学有更好的发展。各个领域的教师将改善人们的自我和他们的相互关系;一般来说,教育摧毁偏见、拓展胸怀并且减少出生率(减轻人口压力)。

以上这些只是一些对这个世界可以有显著改善的工作方向的例子,虽然这些职业可能不如当英格丽· 纽可(Ingrid Newkirk,PETA的发起人) 或者彼得·辛格那么迷人。除了从我们专长的各种领域改善这个世界,以及捐助素食者巅峰印行更多的宣传小册子之外,我们在一生中都会影响很多 旁人。为了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改变十个人的人生方向(他们每个人进而可以再去影响十个人,等等)要比被一千个与你想法相同的动物志工崇拜有益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