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FAQ (Simplified Chinese Translation)

如果以下的文字没有回答你的问题,或者你对常见的问题有很好的答案,请与我们联系send it our way。有关于素 食者颠峰的问题,请参见关于我们our About section

动物

为什么我们要关心动物?

大部分的人都同意不必要的受苦不是件好事。动物们,特别是脊椎动物,它们对身体痛苦和情绪压力的感知和人类没 有什么不同。也因为这样,我们应该严肃的看待动物受苦这件事。由于我们没有什么非要消耗动物制品的理由,转换为全素的饮食是减少动物的痛苦最有效的方法之 一。

在<超越强权即是公理Beyond Might Makes Right>一文和彼得·辛格的<动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 一书中都有更多的资料。

为什么我们要为动物牺牲自己的便利,欲望和钱?

人类自认为是道德动物,不会单为满足自己享乐的冲动而为所欲为。我们也不想要生活在一个每个人都可以为所欲为 来满足自己的世界里,因为在这样的世界中强者只要愿意就可以做任何让弱者痛苦的事。依据相同的理由,如果我们让动物们受苦来满足自己对动物产品的欲望,我 们无法为此而开脱责任。

幸运的是,全素食并没有什么就是会更贵或没法让我们吃的开心的理由。豆类和大米比牛肉猪肉都便宜,做一个素汉 堡(例如超市中很容易买到的Boca Burger) 比买个麦当劳的大麦克汉堡便宜, 大部分的人觉得全素的食物和非素食一样好吃。就算对有些人不是这样,大部分的全素食者由于不愿造成不必要的苦难,他们都不愿以动物制品或动物本身为食,不 论是不是方便、好吃、或便宜。能在生活中做到伦理上的言行一致比这些都更为重要。

动物们反正是要死的。如果我们不吃它们,它们会不会变的数量 太多了?

我们杀死和吃掉它们并不是只是恰好替代了它们自生自灭的命运。在美国我们每年培育了超过九十亿的农场动物,其 目的完全就是为了满足消费者对动物产品的需求。如果我们停止购买动物产品,业者就没有任何的动机继续培育更多的动物。

当这世界上还有人在受苦时,为什么我要考虑非人 的动物的痛苦?

每个人可以提供的时间,精力和钱都是有限的。人受苦的原因和解决之道都很繁复,常常是遥不可及而且不易解决, 尤其当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时候。然而造成动物受苦的原因和解决之道相对来说却简单地多,并且是我们每个人的能力所及的。弃荤就素可以对减少世界上的苦难产 生深远的效果。

彼得·辛格在《动物解放》一书中提到:

唤醒大众对动物的关怀本来就十分困难,而“人类优先”这个观念大概是其中最不易克服的因素,“人类优先” 认为当作一个严肃的道德和政治议题来谈的话,任何有关动物的问题,都不可能与关于人类的问题相提并论。这个假定有几点值得讨论之处。第一,这个想法本身就 带有物种歧视的色彩。在没对这个题目彻底研究过之前,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动物的问题不比人类苦难的问题来得严重?一个人敢于如此确定,唯一的原因在于他已经 假定了动物其实无关紧要,假定了无论动物承受多么大的痛苦,它们的痛苦都没有人的痛苦重要。可是痛苦就是痛苦,不能说只是因为受到痛苦的生物和我们不同物 种,防止不必要的痛苦折磨的重要性就因而降低。试想,如果有人说“白人优先”,主张非洲的贫穷问题因此没有欧洲的贫穷问题来得重要,我们会怎么看这个人?

这世界上是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花时间和精力,饥饿和贫穷等都是重要的议题 ... 但是谁能说哪一项更重要?然而当我们摈弃了物种歧视的偏见之后,我们就会了解人类将非人类当成财产的问题和其它那些问题同样重要。我们对非人类动物可以造 成极度的的苦痛,而受苦的动物数量又是如此巨大,这问题至少应该得到相同程度的重视,尤其是当它们所受的苦毫无必要,而且只要我们愿意又很容易终止这些苦 难的时候。大部分讲道理的人都想避免战争,种族歧视,贫困,失业这些问题;但是我们在这上面已经花了好些年的时间,现在不得不承认,大部分的情形之下我们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与此相比,只要我们想做,减少非人动物的苦难这件事相对来说十分容易。

话说回来,“人类优先”的观念,往往并不是在无法兼顾的难局里所做的抉择,而只是个借口,一个可以让我们 对人类的痛苦和动物的痛苦都袖手旁观无所作为的借口。事实上,这根本说不上无法两全兼顾。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是没错,积极致力于一个议题,一定会减 少可以投注于另一个议题的时间;可是花时间和精力解决人的问题,并不至于使你无瑕抵制农牧企业的血腥产品。吃素食所用的时间不会比吃肉食多。实际 上......自诩关怀人类福祉与环境保护的人,单单为了这些理想,也即应该改行吃素。他们如果这样做,将有助于节余谷物供其他地方的人食用、降低污染、 节省用水和能源耗费、减少森林的砍伐;此外,由于素食比肉食便宜,这样做还可以省下金钱,投入饥荒赈济、人口控制、或任何他们所迫切关心的社会政治理 想.....[当我]听到非素食者表示“人类优先”,我不禁要纳闷地追问:你究竟是在为人类做什么了不起的服务奉献,竟然因此不得不继续支持农场动物身受 的浮滥无情剥削?

诺贝尔奖得主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 在《约翰·克利斯朵夫Jean Christophe》中写到:对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来说,动物的受苦比人类的受苦更无法忍受。对人类来说至少大家承认受苦是邪恶的事,造成人类受苦是一 种犯罪行为。然而数以千计的动物每天无谓地被屠宰却得不到一丝的同情。任何对此表示同情的人都会被嘲笑。然而这种行为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所有人类的苦 难都是这个罪的报应。这罪行要向全人类报复。如果世上有神而他对这种行为坐视不顾的话,这罪行也会向神报复。

那么自由放养的鸡呢?

越来越多的人以自由放养的动物食品来取代工厂化饲养的产品。对于家禽和鸡蛋来说,只要有美国农业部认证其饲养 的家禽有户外活动空间就可以被贴上“自由放养”的标签。除此之外,对于环境的质量、户外空间的大小、群体的数量多少、或者每一只禽类可以拥有的空间都没有 任何要求。一般来说,自由放养的鸡在孵化场就被去喙,它们每只占有一到二平方英尺的空间,而且如果它们可以去户外活动,往往要和其它鸡争抢一个狭小的出 口,到一个窄小而且满地粪便的泥土院子里。虽然鸡可以活上十二年,自由放养的鸡和格子笼饲养的鸡一样在一到两岁就被送去屠宰。公的产蛋鸡,不管是自由放养 还是工厂化饲养,都是一出生就被丢弃。虽然自由放养比之工厂化养殖,动物们的生活条件有大幅度的改善,它绝对不能被等同于没有残酷的养殖法。

1998年三月十一日,美联社报导:

自由放养的鸡在很多消费者心目中的形像是心满意足徜徉在农场的草地上的鸡。而实际上根据政府的规定,养鸡 业者只要随便给鸡任何形式的户外空间,不管鸡儿是否真的会出来走几步还是与其它几十万只鸡一起留在室内,业主都可以把它们称为自由放养的家禽。

由于自由放养的动物仍然被当作最终会被屠宰的货物,它们一样受到粗暴的操作、运输、以及屠宰。自由放养的 动物和其它那些被养来挤奶或下蛋的动物一样,在它们
还很年轻的时候就被屠宰了。

更多资讯请参考以下网站 this page以及Compassion Over Killing 的网站。

那么蜂蜜呢?还有那些被杀虫剂以及收获农产品时杀死的昆虫要 怎么算呢?

什么是全素食者?一般的定义是指“不用动物产品的人”,而不用这些产品的理由之一就是避免造成疼痛和受苦。然 而哪个有机体被认为是动物,以及哪个有机体对疼痛与痛苦有感知的能力并不是划分的很清楚。

动物的行为大概是大部分的人据以判断动物是否对痛苦有感知能力的基准。大部分的人同意猫咪,狗狗以及其它的哺 乳类都能感觉痛。事实上,有些人说“动物”时实际上指的是“哺乳动物”。甚至在韦伯字典(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中将“哺 乳类”列为“动物”的同义字。

要每个人都同意鸟类,爬虫类,鱼类和非脊椎动物也会感觉痛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然而,另一方面,很多人认真的宣 称植物也会有疼痛的感觉。所以依照人们一般所相信的动物定义并不会对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帮助。

另一个办法是用科学上的定义来区分“动物”。即是是这样,仍然存在有许多问题:

好好为动物这个字下定义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容易。几乎每一个将一种动物和其它的生物形体区分开来的定义都 存在例外。

<生物学>,第三版,1993年Campbell 出版。

如果全素食者要依循一种技术或是科学的“动物”的定义,那么海绵 (Porifera) 就会被算成动物。虽然被认定为动物,海绵没有真的细胞组织,也没有神经系统。和植物相比,他们并不会对疼痛或痛苦有更多的感觉。所以将海绵当成全素食者定 义的动物有什么意义呢?

与其试著给动物下定义,不如就简单的尽我们所能区分出对疼痛有感知的有机体,而不用会对它们造成痛苦的产品。

了解人类的大脑的某些部分如何运作,再将人类的大脑和其它相近物种 (和我们由共同的祖先演化而来的) 来比较是有可能的。这样做比较的话,所有的脊椎动物 (鱼,两栖类,爬虫类,哺乳类和鸟类) 都明显地具有对疼痛感知的要件。脊椎动物也是大部分全素食者 不愿消耗的动物。

非脊椎动物 (例如昆虫,软体动物,甲壳类动物等) 则不同,因为它们在最古老的脊椎动物 - 鱼 - 的演化之前救走入了另一条和我们不同的演化之路。事实上,比之于头足类动物(乌贼、鱿鱼、和章鱼)我们和海星 (无脑的非脊椎动物) 更相近,而头足类动物的大脑是非脊椎动物中最大的。它们的神经系统在进化的过程中走了一条不同的路,我们非常难以了解到底它们会感觉到什么又不会感觉到什 么。

双壳贝 (软体动物的一种,包含有牡蛎,蛤,贻贝和海扇贝) 比海绵复杂的多。它们没有大脑,只有非常基本的神经节 (即一大束神经),它们的神经系统是不是发展到可以感觉到疼痛是很有疑问的。因为它们有神经组织,有一定的理由避免去伤害它们。

昆虫(包含蜜蜂)具有大脑,但是它们的大脑没有高度发展,也可能没有大到能够执行疼痛的感觉功能consciousness of pain

至于蜂蜜到底是不是全素的呢?我们能提供的最好的答案是“不知道”。如果我们对伤害昆虫有任何疑虑,由于收获 和运输植物也会造成一些昆虫的死亡,比之生产植物或替代糖的甜味剂,蜂蜜的制成是否会对昆虫造成更多的痛并没有很明确的答案。

全素食者在公开场合该如果对待这个问题呢?我们认为太过强调这个问题会让大众因为觉得我们重视“昆虫的权利” 而把吃全素的人边缘化 [译注:指离开社会主流]。在今天大部分的人甚至都还不愿面对肉食造成的疼痛及痛苦时,把肉和蜂蜜放在同等地位考量会让一般人觉得 我们全素食的人有悖常理。

把蜂蜜说成是一个严重的伦理问题会引出一大堆其它的问题,这些会让人们觉得全素食主义是一种无聊而且荒唐的概 念。不能吃蜂蜜?不能打死蟑螂?不能打蚊子?开车撞死一只飞虫和吃小牛肉是一样的?

在今天这个局面,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显而易见且无可否认的问题上。即使我们觉得避免伤害昆虫是件值得去做的 事,我们在昆虫这个问题上可能还是对他人宽大一点的好。

这又让我们回到了什么是全素食的原始问题,也许相对于将全素食者定义为“不使用动物制品的人”,定义为“合理 地避免会造成非人类动物之痛苦的人”更好。

这可能会让一些人失望,因为他们觉得如果缺乏一个严格的标准,人们就会为其所有的行为找借口,而全素食就将会变地没有意义。但是在现在的情况下,绝对的教 条不但会让人们转身离去,更让他们根本不愿去考虑放弃很多的动物制品。如果我们让人们宣称他们自己是“全素食者”而自己决定什么是合理的,那么我们就可以 用道理而不是教条来说服他们。叫人们做他们觉得是合理的事情又怎么会吓跑人们呢?我们觉得无论从近期和长期来说,这样子都对动物比较好。

你 觉得养动物作为宠物有错吗?

至于在减少痛苦方面,和另一种动物住在一起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对。但这会因具体状况而异。如果你从动物收容 所领养了一只动物,你就是给了一个动物一个快乐的家和美好的生活 (如果你会好好地待它的话)。但如果它是从宠物店买来的,你就是在支持和扩展培育动物作 为宠物的产业,这非常可能会增加世界的整体痛苦程度。

素食者先锋对狗和猫,特别是猫是不是该成为全素动物并没有意见。让他们的宠物吃过全素食饮食的人们提供给我们 一些资料显示,如果计划周详,很多的 (并且非常可能是大多数的) 狗及猫都可以吃全素,但是有些猫会有问题。

动物实验又怎么样 呢?

二个素食者巅锋的哲学观的文章对整个问题有些讨论,<超越“强权就是公理”Beyond>, 以及<伦理Theory>。 不论你在这个题目上持什么看法,或在任何其它题目上有什么看法,你都可以以停止吃肉来减少这世界上的痛苦。

 

健康和营养

全素饮食健康吗?

就和任何的饮食一样,全素饮食也要有计划。如果有周详的计划,全素的饮食可以比美国的传统饮食更健康。在美国 饮食协会 (the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1996年的立场文件 (position paper) 中提及全素食和素食饮食对减低下列疾病的风险有极大的帮助:心脏病,大肠癌,肺癌,骨质疏松症,糖尿病,肾脏病,高血压,肥胖症以及其它一些退化性病况。

牛奶含有对小牛来说完美的脂肪和蛋白质,但这些脂肪和蛋白质对人类来说远远太多了。鸡蛋含有比起其它任何食物 都多的胆固醇,因此它们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最大原凶。

全素食的食物,比如全谷物,蔬菜,水果和豆类的脂肪含量都很低,没有任何的胆固醇,有很多的纤维和营养。全素 食者可以在豆类食品(如豆子,豆腐,花生)和谷物(例如米,玉米,全谷面包和意大利面)中得到所有必须的蛋白质;可以由花椰菜,羽衣甘蓝(kale),甘 蓝 (collard greens),豆腐,加钙果汁和豆浆中得到钙;可以由鹰嘴豆,菠菜,花斑豆(pinto beans),和大豆制品中得到铁;可以由加维他命B12的食品或补充剂中得到B12。经过充分计划,全素饮食可以提供我们小时候在学校中学的那些“只能 从动物制品中获得的”所有营养。

我们的健 康篇health section, 特别是“作 个健康严格素食人Staying Healthy on Plant-Based Diets”中有更多的资料。

 

伦理和宗教

吃肉为什么不对?

这不是一个对或错的问题。如果我们希望有少一些的动物经历痛苦和死亡,那么我们可以通过不吃动物制品而停止支 持这样的做法。

宗 教是否在全素这个圈子中起了一定的作用?

一些全素食者发现他们的宗教观点和他们的伦理要求一致。而对于其它的全素食者,宗教和他们的伦理要求并没有任 何的关联。

Biospirituality 网站和 基督教素食者联盟Christian Vegetarian Association 的网站上可以找到更多的资料。

圣经上不是说我 们该吃肉吗?

圣经上没有一个地方说我们必须要以动物为食。圣经上没有明确地说不能做的事情并不就是可以让做这事合理化。例 如:

若你身旁的兄弟穷了,卖身给你,你不可迫他劳作如同奴隶一样......你需要的奴婢,应来自四周的民 族,由他们中可购买奴婢。此外,可从同你们住在一起的外方人中,或从他们在你们境内所生的后代子孙中,购买奴婢。这些奴婢可成为你们的产业。可将他们留给 你们的后代子孙,当作永久的产业,使他们劳作。

利未记Leviticus 25: 39–46

对圣经存在很多不同的解释。其中包括一种观点既神期望人类的处境如在伊甸园时一样,而在此期间,亚当和夏娃并 未吃任何动物制品。

很多虔诚的的基督徒和犹太人都吃素,而且大部分的神学家都同意一个慈爱的神是不会反对人们以同情心对待动物 的。

关于各宗教的观点,参看 基督教素食者联盟Christian Vegetarian Association 和 宗教与素食主
义Religion and Vegetarianism

你对堕胎有什么看法?

不管我们对堕胎的看法是怎样,每个人都可以少买些肉、蛋、奶制品来减少痛苦。

植物也有感觉。

常常有人以植物也有感觉来为杀害动物辩解。他们通常却没有用同样的逻辑推理出由于植物也有感觉,那么杀人也就 没有关系了。

植物要有疼痛的感觉,它们必须要有一些特定的组织,这种组织在受到刺激时会激活植物中某个有意识并能把这种刺 激解读为疼痛的结构。植物中并没有任何与疼痛感受细胞、神经元、还有脊椎动物大脑中的阐释疼痛的部分相类似的结构。动物由于可以自主地移动,会由它们感知 疼痛的能力而获利,但是植物就没有生物学上或演化上的需要去感知疼痛。而且即使所有的证据都错了,植物真的会感觉疼痛,吃全素还是比较好。因为要用更多的 植物去喂养动物,所以非全素的饮食会杀死更
多的植物。

 

成为全素食者

成为全素食者很难吗?

吃全素是可能很难,尤其是当你把 标准定得太高too high a standard的时候。重要的是配合自己的脚步做你自己可以接受的改变。虽然完全地不消耗任何的动物制品是很完美的目标,每减少 一点动物制品的消耗都是在往正确的方向迈了一步。全素的生活方式是一个持续进步的过程。每个人都应该按自己的步伐去走,并牢记所有朝著全素生活的努力都是 正面的。最重要的在于把注意力的焦点放在不使用被培育和被屠宰的动物的产品。对于动物制品的副产品来说,只要对其主产品(肉和奶制品)还有消费需求它们永 远都会存在。当面对含有小量的动物副产品的物品时,全素食者必须要自己决定在哪儿划定界线。一些全素食者会根据状况来决定他(她)坚持的程度。例如,作为 一个消费者,我们要确定我们买的面包不含乳清 做的,但是当被请去做客时,你也许就可以吃成分不明的面包。由于缓和了全素难为的态度,这样的因时制宜事实上反而会加速全素主义的推行速度。

吃全素很贵吗?

全素饮食没有什么本质上比较贵的东西。如果想要用素食来仿造以前吃荤时吃的任何东西,那么吃全素确实可能会很 贵。素汉堡、面筋制品,无奶冰淇淋等物价格可以不菲,但是意大利面、豆子、马铃薯、面包、水果和蔬菜一般来说都比同等营养价值的动物制品便宜。

我想吃全素,但是我怎样才能忘记牛奶,乳酪,和冰淇淋的美味?

市面上有很多的牛奶代用品,可以由Silk 及Better Than Milk [译注:两种常见的豆浆品牌] 开始尝试。这两样都很美味也都有牛奶的味道。Soy Delicious和Tofutti则是好的冰淇淋代品 [译注:在美国的健康食品商店里常见的豆浆制冰淇淋,吃起来酷似冰淇淋]。在家附近的冰淇淋店通常都有一般全素可食的冰冻果子露 (sorbet) (水果做的冰冻果子露是全素的,而巧克力冰冻果子露则不是)。果汁牛奶冻露则非全素可食。市面上也有一些乳酪代品,但是口味大都差强人意。除了 Soymage 做的
切达干酪块很好吃以外,Tofutti 的乳酪片也很像真的乳酪,而且可以融化了来配三明治。Tofutti 出品的全素可食的乳脂酪(cream cheese) 配培果(bagel,一种硬面包圈)超棒。现在市面上甚至有一些全素的优酪乳了,用大豆做的优酪乳味道甚佳。多试试附近超市或健康食品店可买到的东西就知 道什么好吃了。

全素主义并不是为了个人的纯净而是为了减少动物的苦痛和对环境的破坏,并让我们更健康。我知道有些人因为无法 放弃吃乳酪就干脆什么改变也不愿意做了。在我看来,就算他们没法完全不吃乳酪,如果他们开始用米浆(rice milk )来取代一般的牛奶,这也是往正 确的方向迈进了一步。

标著百分之九十九全素的食品可以吃吗?

一些食品标明是全素可食,但同时也标上百分之九十九不含奶制品。通常这是因为制做这些食品的机器同时也被用来 做奶制品,所以可能会有奶制品残留在里面。因为有些人对牛奶严重过敏,所以生产的公司不能宣称其产品是完全的没有奶制品。他们也可以在做全素食品之前先用 蒸汽清洗机器。但是这对增进全素主义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帮助,因为这不会减少被压榨的动物数量。这样做反而有可能会提高全素食品的售价而减低了全素食品对一 般大众的吸引力。

慈 悲的生活On Living With Compassion对 动物保护运动和素食主义的新思维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Personal Thoughts at the New Millennium上有更多的资 料。

哪些是食物 中隐藏的动物成分?

一般来说,我们建议全素食者将注意力放在最明显的动物成分上,而不要太过钻研每个可能来自动物的成分。我们看 过一些全素食者太过注意细节,而失去了全 素主义的真义true meaning of veganism.。他们中很多人过了一阵子就受不了了,反而无法持久坚持吃全素。

在“对 动物保护运动和素食主义的新思维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Personal Thoughts at the New Millennium”中有更多的 讨论

精练的糖是全素的吗?

这和你怎么定义全素有关。精练的糖不含任何动物制品,因此根据食品成分来定义全素的话,精练的糖就是全素的。 但是一些精练的糖在制成时用到动物骨碳,这骨碳是用来去除糖里的异色,杂质和矿物质的。糖中不含骨粉,骨粉是用作制成的净化机制之用。因此根据制成方法的 定义,精练的糖不被认为是全素的。宁可不用精练糖的人可以选用一些如粗糖,turbinado 糖 [译注:一种经过初步提炼的蔗糖],甜菜糖,succanat 糖 [译注:一种未经提炼的蔗糖],枣糖 (date sugar), 果糖,大麦芽,大 米糖浆,玉米糖浆,糖蜜,和枫糖等替代品。

然而,如果我们接受根据制成方式来定义的全素,还有很多类似的产品也没法被看成是全素的。例如,钢和硫化橡胶 都有用到动物脂肪。在很多的地方,地下水和地表水也是用动物骨碳来净化。这样说来,一包不含动物成分的意大利面由于要用装有橡胶轮胎的钢制卡车自产地运到 零售店,而你在家煮面的时候又要用到沸水,那么这意大利面还是全素的吗?如果根据制成方式的定义,这意大利面就可能不是全素可食的。但是如果都遵循这样的 定义,在这个国家中要找到纯粹的“全素”食品会
十分困难。

关于全素的定义我们还想到另一个重点。或许,那个意大利面的制造商也用相同的机器做含蛋的意大利面,蛋会残留 在“全素”意大利面中那么那意大利面还是全素的吗?

再强调一次,我们建议吃全素的人将注意力放在最明显的动物成分,和全 素主义的真正意义true meaning of veganism上。根据我们的经验,专注于制成方法或食品成分的残留会让全素饮食变得
非常困难而让人们难以接受。

谈谈有机食品。

虽然根据和买全素食品相同的理由(动物福利,环境品质,及健康因素)人们可能较倾向购买“有机”食品,但某种 食品是不是全素食品与它是不是有机的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蜂蜜和丝绸又如何呢?

这又和全素的定义有关。昆虫也是动物,所以如蜂蜜和丝绸等昆虫的产品常常不被认为是全素的。很多的全素食者, 由于不认为昆虫具有疼痛的感知能力并不反对使用昆虫产品。更进一步,就算昆虫也会感觉痛,由于收获和运输谷物 也造成昆虫的死亡,蜂蜜的制成过程比之种植收获植物或其它的甜味剂是否造成更多昆虫的痛这问题的答案也不是很明确。这问题仍旧是一个科学辨证和个人选择的 问题。当为吃全素的人准备餐点或做全素的食物标示时,特别是不认识的全素食者,还是不要用蜂蜜较好较安全。至于作全素宣传时,最好避免定义全素这样的题 目。

在“关于昆虫What about insects?”一文中有更多的讨论。

 

素食的宣传

我该如何开始 宣传素食?

我们有很多事可以做,参见我们的素食宣传小点子Tips for Vegan Advocacy

为什么专注于全素推广?

在美国百分之九十九的被杀死的动物成为我们的食物。在这个国家中每年有超过九十亿的动物在工厂化农场中被饲养 屠宰而卖做食物。当然畜牧业并不是唯一的虐待动物的形式,但是它却是最大的,远远超过其它形式的动物虐待行为。百分之五的美国人不吃动物所能避免的动物受 的痛苦,远远多于在美国禁止所有其它形式的动物虐待行为的效果。纽泽西州Rutgers大学动物法律工作室的盖瑞·佛朗希 (Gary L. Francione,著名动物权利法教授) 提到,如果在一年中你能让十个人吃素,你就比大部分的动物权利组织做的都多了。推广素食还有诸如减少人们的病痛和环境问题的其它好处。

叙 述人类屠杀动物数量的图表Chart depicting number of animals slaughtered for human use中 有更多资料。

进行直 接的经济破坏活动有哪些好处和坏处?

我们的看法在对 动物保护运动和素食主义的新思维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Personal Thoughts at the New Millennium中可以找到。

我怎样可以在素 食者先锋或其它动物组织中找到一份工作呢?

现在素食者先锋并没有征人,包含PETA, PCRMHSUS在 内的要征人的动物权利相关的工作机会可以在网路上找到。

在你决定要替动物权利组织工作之前,问问自己“如果这世界上完全没有动物在受苦了,我想要做什么呢?”如果你 有一种感兴趣的职业,是我的话我会尽力追求那样的职业生涯,而在剩余时间为动物权利而工作。如果你除了全职的动物权利工作就找不到如何其它感兴趣的事,那 么你当然应该努力在动物权利圈子中找份工作。

很多人和我们接触是因为他们在他们的业务工作中做烦了,就想要全职帮助动物并期望能通过他们的事业而创造一些 改变。动物们需要我们在这个国家的任一个地方从事地区性的公众宣传 (public outreach)。这样的努力是在人们的工作之余做的而且是无酬的。就算你可能不喜欢你的工作,那样的日子比替一个动物组织工作可能更充实。你可以从事 你想要作的任何形式的动物保护行动而不会有任何人来指示你该做些什么和该怎么做。你也可以拿出部分闲钱来捐给动物组织。

在一个全国性的动物保护组织中工作,你往往会被派去做一些杂事,你可能会和做目前的工作一样沮丧,更何况你大 概赚更少的钱。例外的情形包括那些可以和他们的组织特别合得来的人,还有那些有特殊的有价值的技能的人。往往,人们通过多年在业余时间进行动物保护活动而 发展了这些才能。所以我建议你自己去发掘你所喜欢的动物保护活动,以及如何利用自己的特长来帮助动物们。在你找到了适合于你的动物保护活动之后,如果你觉 得某个动物组织可以帮助你运用自己的才能的话,你应该研究为他们工作的可能性。多和该组织现在的工作人员聊聊,这样你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了解为此组织工作到 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接到很多全素食者的来信问及他们是否该因为他们的工作在某些方面使用动物制品而离职。这是个因人而异的 复杂问题,但是请你试问自己:“如果我离职了,是不是会有新人来取代我呢?比起哪个新人,我是不是会造成更多的破坏?”有些时候在那个职位上我们会比我们 的可能接班者做的更好,因为我们可以向同事们解释动物的问题,影响公司的慈善捐款计划,甚至往正面的方向改变公司的政策。不要无条件地把非全素的职业排除 在外,因为你可能可以为动物做更多的事。

我怎 样在我们学校/地区组织一个新社团呢?

我能提供的关于组织一个新社团最好的建议是给出我个人的经历。当我接管依利诺大学的学生动物权利社团 (该组织是个成立已久的社团),我做了些基本的广告工作。如在校园中贴海报,在同学集会中摆个桌子让有兴趣的人留下名字,然后打电话联络留了名字的人等。 我为第一场挤地满满的会议准备了演讲内容,然而到了开第三次会时,没有一个新人到场参加。

最终,我们是通过办活动而在校园中发展了社团。我们在社团的摊位上,在发传单的过程中,在抗议活动中,以及英 格丽·纽可 (Ingrid Newkirk;人道对待动物组织PETA的创办者之一) 的演讲会场上在结识了新的朋友。由此经验,我觉得不必过分在意对社团的组织,而是去实际作些事情;特别是发传单和摆摊子这样的事情。

成立一个为人认知的社团有其好处。在大学的层次,社团有助于争取经费(这让你可以请人来演讲,可以印行“为什 么要吃全素”的小册子),而更进一步,取得免税慈善团体的身份在某种程度也会十分有用。然而有些社团花了太多时间在官僚制度,寻找经费和争取会员这样的事 情上。

素食者先锋的成长经历大概就是如此。一开始,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找钱印行“为什么要吃全素”的小册子(当时我 们自己校堪,折叠和装订这本小册子),而杰克则在全国各地旅行去散发这本小册子。在他的旅途中,他遇到了很多对我们的活动有兴趣的人。这些人中间很多成为 我们的活动成员和资助者,他们使得素食者先锋有可能每年分发数十万计的“为什么要吃全素”的小册子。

所以我的简单答案就是,最好的成立社团方式是做些实际的事情 - 发传单,摆摊子,在很多地方展示“为什么吃全素Why Vegan?s ”这本小册子(我们的小册子架上有一个可以填上联络人名字的地方)。以后的其它事情都可以从此而发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