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命到食品

为什么素食?

如果你能够看见或者感受到那种痛苦,你不会有丝毫犹豫。给还生命吧。不要吃肉。    ——金·贝辛格(演员)


两只工厂化农场中的猪
两只工厂化农场中的猪


一只猪崽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被阉割

忘掉那些猪是动物。只需对待他们如同工厂里的机器。

——养猪场管理杂志

抱歉,小猪芭比

猪天性就是好动的,而且通常会花一半的时间用鼻子四处搜掘。全封闭环境中的厌倦感和挫折感使得他们打斗和互相咬尾巴。畜牧场对此的回应就是割掉小猪崽的尾巴并阉割他们(减少他们的攻击性)而且不用任何的麻醉剂(Rollin博士,1995)。

贝茜真正的家

人们通常都认为喝牛奶并不会对奶牛造成伤害。然而事实上一旦奶牛的产奶量衰退后再继续饲养她,农场主就会无利可图。因而,我们的牛奶消费直接导致了对奶牛的屠杀。
依据英地安那波利斯星报(93/2/4)的报道,“超过90%的美国奶牛场在奶牛们短暂的一生中都把她们禁闭在室内的畜栏中。”美国农业部(USDA)的农业统计报告显示,在1960年,每一头母牛每年平均产奶3.5吨;到1990年,增加到了7.4吨。在联邦药品委员会(FDA)正式批准使用牛体生长荷尔蒙(BGH/BST)之后的1995年,平均产奶量达到了8.2吨。最近有些服用BGH的奶牛已经在一年内产出了超过30吨的牛奶(美联社,96/9/20)。BGH增加了乳腺炎(乳房的炎症与感染)的发病率(饲料杂志,97/3/24)。

如果我们相信谬论的话,
我们就会犯下暴行。

-Voltaire

患有乳腺炎的奶牛
患有乳腺炎的奶牛


一只小牛犊倒在他自己的排泄物中

由于要分泌乳汁母牛就必须生小牛,所以喝牛奶造就了现今的小牛肉市场。将雄性的牛犊喂养大做牛肉并不能获利,因此他们在出生后的几星期内(有一些是在数小时内)就被宰杀了。
 
……火鸡已被饲养成长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但是他们的骨骼却跟不上这种速度,这就会导致“牛仔腿”。通常火鸡们都不能正常站立,有的就摔倒在地并被人踩踏……

——(饲料杂志,91/9/9)

家禽

全美养殖场中有超过95%的家禽是被高度禁闭的。为了达到最大的产量,每只家禽占地0.6平方英尺才被认为是适当的(畜牧业科学期刊,1994)。过多的肥料使得氨气灼伤了鸡的眼睛,有时会致盲(家禽疾病第9期)。

Three birds in a cage
挤在一只笼中的三只鸡

Debeaking
去喙

因为他们的天性就是靠啄食来探测四周的环境,所以在工业化农场中鸡会相互啄击。为了对付这一行为,工人们就把他们多达2/3的喙切掉,同样也是没有施行麻醉的。用滚烫的刀子割去那些脆弱的生理组织所导致的疼痛可以持续数周甚至数月(家禽科学 71,1992)。有些鸡在去喙后不能进食甚至饿死(Rollin博士,1995)。

 

A battery building
一个集约化养鸡场

产蛋鸡

通常,4到5只产蛋鸡生活在同一张对折后的报纸差不多大小的铁丝网笼中。这些鸡笼一般都是层层堆叠的,上面一层的排泄物就落在下面的鸡身上。在一天中,母鸡会频繁地洗尘土浴;在产蛋期,她们会企图筑一个巢。这些对于她们的安康必不可缺的习性在一只没有稻草和尘土的铁丝网笼中是无法实现的。这导致了跛足、脆骨症、骨质疏松症,和肌肉萎缩。(Rollin博士,1995)

一排排的鸡笼
A row of battery cages

我们已经发现那些鸡简直长得比笼子还要快……她们脚趾上的肉长得把铁丝都完全包住了。

——家禽论坛

随着对鸡的习性和感知能力了解的不断增长,我们已经意识到鸡并不是一种只应被我们当作是食物资源的劣等生物。

——L.J.Rogers医生,鸡的大脑与行为的发展,1995

在1933年,每只母鸡一年平均产蛋70只;到了1993年,这个数目是275只(Rollin博士,1995)。在她们产蛋周期的末端,母鸡们被“硬性脱毛”。她们得挨饿多达18天,被关在没有光照的暗处,断绝饮水供应,目的就是在短期内强迫她们的身体进入另一个产蛋周期。那些母鸡会因此减掉超过25%的体重,通常其中有5%—10%会死亡(家禽资源,1992)。
由于她们已被人为地操纵来生产如此巨大的鸡蛋,那些母鸡的子宫时常“脱垂”(整个子宫连同鸡蛋一起被排出体外)(家禽文摘,909月号)。除了死之外,那些母鸡将不能摆脱这种剧痛。
公的雏鸡对于鸡蛋孵化场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她们被当作“垃圾”,在塑料袋中被窒息而死、被割头、被用毒气熏、或者被碾碎(Rollin博士,1995)

Discarded chicks 被抛弃的刚孵化出的小鸡


我们难道可以把一种作为我们伙伴的生物看成是我们的一种财物、一项投资、一块肉、一个“它”;与此同时,却能保持不退化到对这种生命施以残酷的暴行吗?

——Karen Davis博士,囚禁之鸡,囚禁之蛋,1996


非正义的未来

约在1972年,一名兽医在给英国农场期刊农场主与畜牧业者的信中写道,“我期望我的许多同事都能和我一起说出:我们已在容忍着,从最低程度上说,一种完全残忍的畜牧业系统。在机械化的陈述中,成本效益和转化率都是上佳的;但是,倘使这就是我们未来的情况,那么我越早地放弃畜牧和兽医的工作就越好。”自从那时起,农场动物的境遇不仅变得更为糟糕,而且研究员们甚至正在构想着诸如培育出没有羽毛、翅膀、或双腿的产蛋鸡(美国临床营养学期刊,1994,59:1110S-6S)。

Pig in confinement
被严格限制活动的猪

饲料杂志中一篇文章的标题颇能代表整个行业的态度:

反对联合养猪业就是
反对进步。

前言   动物   环境   健康与产品试验  物种主义  行动  与我联系  全素食者巅峰(英文)
10页之3
绿色餐桌——中国素食者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