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命到食品

为什么素食?

 

由于荷尔曼经常目击宰杀动物和鱼,同一个念头总是浮现:象他们这样对待动物,全人类就都是纳粹。    ——伊萨克·巴瑟威斯·辛格(作家,诺贝尔奖 1978)

Turkey tranport
火鸡运输车

运    输

所有自由放养的、农场饲养的、产蛋的、和产奶的动物(如果没有先因疾病而死的话)最终都将被用卡车送到屠宰场去。在运输途中,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开支,动物们被塞得满满的。他们生活在各自的排泄物中,并且在敞蓬卡车中暴露于极端的气候条件下。可以致命的运输发烧症在把牲畜运送到饲养场、围栏、和屠宰场的漫漫长途中是十分常见的,这每年也要耗费掉农场主约10个亿的美元(牲畜商杂志,94/9)。
因为鸡在恶劣的生活条件下会脱毛,所以在严寒的气候中运输会使他们冻僵,产生剧痛(兽医纪录期刊 131,92/11)。有时动物们甚至被冻结在运输车的厢壁或地板上,例如,在美国农业部(USDA)的动物处理调查报告(Grandin,97/1)中提到猪被冻在车厢后的肥料里。农业实践杂志的一项调查(95/10)发现:被调查的火腿中有10%应被归入DFD类型,所谓的DFD,用一般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拖延了的屠宰前的体能衰竭而导致原本正常、健康的猪体内的肝糖被耗尽的情形。”

Transporting birds
运送家禽

由工业化农场和运输所造成的外伤可以使动物瘫软在地——他们这些“瘫软者”实在是太虚弱、太病态了,甚至当打他们或用电棒刺激他们时,他们也无力移动半分。

A Downer Cow
一头瘫软在地的母牛

A cow being dragged from a transport truck
一头奶牛被从运输车上吊起

每年全球有超过3亿6千万只家禽过早地死亡,他们加起来足足有47万吨重。

--今日市场, 6月8日,1996

在牲畜围栏中,活的动物是戴上镣铐一串串地被拖往“死亡堆”的,他们被人抛弃在那里。每年约有35万头奶牛成为“瘫软者”

--(饲料杂志,95/4/10)

我已经和那些牲畜经销商谈过,他们一路不停地把牲畜从蒙大拿州运送到宾夕瓦尼亚州东部,途中从来没有停下来给动物喂食或饮水。

--Gene Bauston,康奈尔大学,农业经济学系硕士,1997

对于每一只活到4至5岁,直至她的产奶量衰退至无利可图时的奶牛,她和她的3—4只小牛犊就将被送去屠宰。我们每吃一只鸡蛋,母鸡就要在鸡笼中多呆约30个小时。

--Erik Marcus,全素食新饮食伦理观 一书的作者

Chickens arriving at the slaughterhouse
抵达屠宰场的鸡

我看到那些无辜的动物,他们的脑袋被用螺钉枪击穿两三次,这是我亲眼所见!然后一名工人会走过来割开母牛的喉咙。一桶一桶的鲜血喷涌而出。这太恐怖了——那些动物在蠕动着、哀叫着。一个男子边磨着他的刀子边走出他的房间,告诉我们要留神那些在串着的链条中倒地的母牛,然后向工人们收费。

—Mike Luce,在参观了位于伊利诺斯州格朗市的一家屠宰工厂后,
1997
四月

如果屠宰场都有玻璃墙的话……

在屠宰场的动物会闻到那些腥臭味,听到那些哀嚎,通常也会目睹那些排在他之前的动物的宰杀过程。对待那些因惊骇而挣扎的动物,工人们往往很不耐烦。Temple Grandin博士揭示了无数“有预谋的暴行”,其中包括那些“以杀戮为乐事的工人,和……故意地折磨动物”, “残酷成性地击出牲畜的眼睛,并以此为乐”,打他们的脑袋,用电棒刺他们身体的敏感部位(肉和家禽杂志,87/9)。
如果屠宰场的墙用玻璃作成,每一个人都会成为素食者。当我们知道没给动物添加痛苦,自我感觉会更好,而且对动物也会更好。     ——保罗和琳达.麦卡特尼 (前披头士乐队成员)

Meat preparation
屠宰

我们就是那些被谋杀的动物的活坟墓,他们被屠杀是为了要满足我们的胃口。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又如何能指望获得我们自称是如此期盼的和平呢?

—乔治·萧伯纳  活着的坟墓 

常用的宰杀哺乳动物的方法:

螺钉枪射杀法:

用一把“手枪”对准动物的脑袋,把一根金属棒刺进他们的脑中。要射杀一只正在挣扎的动物是很困难的,螺钉也经常会偏离目标,或者要么是太短而不能使动物昏迷(肉和家禽杂志,97/3)。从而伤害了那些动物并导致极大的痛苦。
 

 

这些大型的屠杀作业本质上关心的就是生产率和利润。他们对动物们的感受毫不在意。就好像他们根本就不是在杀动物。他们只是在“拆卸”它们,是在工厂中处理原材料。

—Dave Carney主席,国际食品检查联合会地方分会,摘录自屠宰场 1997

我不愿意吃肉因为曾经目睹羊和猪被宰杀。我看到并感受到他们的痛苦。他们能感觉到死亡在逼近。我无法忍受他们的痛苦。我哭得象个孩子,跑到小山上,透不过气来,几乎要窒息。我感受到了那只羊的死亡。    ——瓦斯拉夫·尼金斯基(舞蹈家) 电击法:
用一根电击棒对动物造成强烈的震击,然后就割断他的喉管,让他放血而死。在一项美国农业部(USDA)的调查中,Temple Grandin博士陈述到:“电压不足使得动物们在并没有失去知觉的情况下瘫痪。”(对电击和处理动物的调查, 农业研究机构/美国农业部,97/1/7)那次调查中有一家生猪屠宰场所用的电压只相当于可使动物昏迷的额定电压的60%。电击法具有可逆性,动物们在数秒钟之内就可恢复知觉(肉和家禽杂志,87/1)。在美国农业部(USDA)1996年的一项调查中(肉和家禽杂志,97/5),50%的受调查屠宰场中所使用的电压要么是“不可接受的”,要么对于动物福利存有“严重的问题”。
通用法
动物们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被割断颈部动脉。此法原意是要在5秒钟内使动物失去神识,但是往往做不到(多伦多星报,91/10/27)。有些屠宰场在割喉前会先把动物的一只腿拴住,并把他们脚朝天吊起来,这会对他们中的一半造成痛苦的生理组织损伤,有时会使他们大量呕吐(国际研究,动物问题 1(6))。有些屠宰场已经用其他方法替代了“倒吊”,但是另外一些屠宰场认为“倒吊”来得更有效率。

Ritual slaughter
通用屠宰法

Partial decapitation尚未完全斩断的牛头

人道的调查员Gail Eisnitz在 屠宰场 (1997)一书中写了一些关于普遍违反无痛宰杀法案的问题。这是一则典型的报道:“在这个屠宰场中,工人们走了,去享受他们半小时的午餐时间,而被宰杀的猪还吊着,尖叫着用一只腿来回地摇摆;在这里的工人用电击棒三番五次地击打那些猪……在这里,数以千计的猪被活生生地投入滚烫的池中。”
美国农业部(USDA)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经验丰富的肉类检察员是这样描述他所见到的情景的:“那些牛被拖着、窒息着……用力地敲击他们4次、5次、10次。当他们被电击后,时不时地会苏醒过来,他们已经到了痛苦难忍的地步。他们本应被再次击昏,但是有时却没有,于是他们将活生生地经历剥皮的整个过程。我曾在4家大型的屠宰场和一大把小的屠宰场中干过活。他们都是一个样的。倘若人们有机会目睹这些的话,他们会对此感到十分地恶心。但是在包装车间内的每一个人是如此地习以为常,这对他们来说什么也不是。”(
屠宰场,1997)
依据Steve Cockerham——美国农业部(USDA)在内布拉斯加一间屠宰场的检验员——和美国农业部(USDA)的前任兽医Lester Friedlander所说的,美国的一些屠宰场例行公事般地活剥牛皮,把尖叫着的猪浸入滚烫的开水中,并且为了使生产线保持快速地运转而用尽其他方法虐待那些仍有知觉的动物。他们陈述道,随着肉类加工厂变得越来越大,联邦法律规定的屠宰场在肢解动物之前必须人道地杀死动物的有关条文正日益被忽视。Cocker-ham先生说,他经常看见工人们在电击棒失效之后,当流水线上的牲畜仍然清醒时,就把他们的腿、耳朵和乳房割下来。“他们还在眨眼和蠕动。看到这些真是令人作呕。”(路透社,98/4/2)


去了皮的牲畜

Meat preparation
屠宰场工作人员的工作服

常用的宰杀家禽的方法:

动物避难所的调查员已经把完全清醒的鸡被割断喉管的情景拍成了录像。然后他们被塞进小罐中放血。其中的一些逃脱了那些罐子,在屠宰场里四处翻腾直至失血而死(无痛宰杀?洛杉矶屠宰场,1990;录像带可从Vegan Outreach 处获取)。
120毫安的电流是规定用于造成心跳停止的电流强度,这不仅可以确保昏迷,而且对至少90%的鸡来说是致命的(Rollin博士,1995)。然而,这样的电流会损害到鸡肉,于是通常都用的是较弱的电流(肉类加工杂志,97/4)。可怜的被电击后的禽鸟经历着“难以忍受的痛楚”,一位研究员在火鸡杂志(90/10)中这样说。每年有数百万的禽鸟在他们被送进滚烫的浸泡池之前并没有因失血而死,他们就这样被活活地蒸煮(被屠宰的家禽 & 死尸美国农业部,94/6)。

 

国际火鸡联合会反对无痛屠宰法规,因为“这会使火鸡加工业者们被迫采用一种新的有可能很昂贵的处理设备。”(火鸡世界,93/4—5)在一封写于92/12/15的信中,美国兽医学协会动物福利委员会的J Brice医生说道,产蛋鸡的“低经济价值使得要证明采用新的昂贵的屠宰技术是合理的这一点变得很困难。”

 

Turkeys
待宰的火鸡

您刚刚用完餐,尽管屠宰场被小心翼翼地隐藏在得体的数英里之外,您仍是同谋。

—R.W.爱默生,命运

 

 

鱼又如何?

分布在鱼嘴和唇缘的舒缓激肽、内啡肽和损伤感受器显示出鱼类在被钩到和窒息时是会感到痛苦的(“鱼能感受痛苦”,今日动物杂志,96/11月号—97/1月号)。鱼类体内的苯二氮感受器显示出他们也会感到焦虑(Nielsen, 编辑大脑研究141:342-6)。鱼类、两栖类和爬虫类对于疼痛有着“多样的、独特的和创造性的”反应,这就表明他们的这些反应并不仅仅是条件反射而已(Ninan,编辑科学杂志 218:1322-4)。

Whales being dragged to slaughter
正被拖去屠宰的鲸

Choking on pollution
因污染而喘不过气来

如今有大量的鱼类在人工的池塘中被喂养。有家日本公司正在测试他们新近研究出的可以加速鱼类生长的荷尔蒙(饲料杂志,97/3/3)。
海洋牧羊者保护社团已经证明了商业捕鱼者所用的长达数英里的渔网会把它所经过途中的所有东西捕捞上来,其中有海豚、鲸鱼、海鸟、和海龟。科学杂志报道的一项最近的研究(“过渡捕捞破坏了整个生态系统”)(279,98/2/6)得出结论认为:人类正在耗尽海洋食品 ,正创造出一个贫瘠的、低价值的生态系统。
前言   动物   环境   健康与产品试验  物种主义  行动  与我联系  全素食者巅峰(英文)
10页之4
绿色餐桌——中国素食者之家